欢迎访问:在线播放男人资源 站-亚洲男人资源在线播放-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桃花谷中桃花开

桃花谷中桃花开





草长莺飞二月天,繁花似锦,彩蝶纷飞,桃花林里,一阵花枝乱颤。

“丫头,往哪里跑~!”一个俊秀的男子一把抓住了一个豆蔻年华的少女。

“师傅,今天怎么又到这桃林里来了嘛~!”被叫做丫头的少女一脸无奈地看着眼前的俊美男子,不是是喜是怒,一脸嗔怒的表情被桃花掩映的分外妖娆。

眼若秋波,齿如瓠犀,巧笑倩兮。

“今天不是你师娘不在么?”师傅不经意的眼神看了看不远处的桃林,今天的桃花特别的灿烂,特别的美。

“那,师娘呢?”丫头看了看师傅,一双原本清澈的眼眸泛出了几分秋水。

“哎~!回娘家出门去啦。”师傅窃喜道。

“哦~!”丫头若有所思,面若桃花,领如蝤蛴,肤若凝脂,手若柔荑,美目盼兮。

“丫头,也忙和了一大天,师傅我也累了。”师傅说罢,双手一撒,往地上一躺,看了看远处开得正艳的桃花,自言自语道。

丫头看了看师傅那一副童心未泯的样子,原本是想笑笑,可是,师傅毕竟是师傅,终于,丫头还是咬了咬牙,抿了抿嘴,“要不,师傅,我帮您捶捶背吧?”

“可以吗?”师傅不以为然地看了看丫头,丫头一脸无邪的眼神,让师傅觉得自己真的是想的太多了。

“可以吧!”丫头甚是认真地瞅了瞅师傅,陈垦地点了点头。

“那,你跟我来吧?”师傅说道。

“去哪?”

“诺~!”

#

深谷无主自开花,烟草茫茫带晚鸦。

几处败垣围故井,向来一一是人家。

浩渺的集萃山,层岚叠嶂,

幽幽的桃花谷,花儿正艳。

集萃山下的桃花谷,原本就在深处重林中,“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虽然已是五月时分,但是由于桃花谷身处崇山峻岭之中,原本早应开放的桃花,此时此刻在展现她的风姿。

不远处,依旧是桃林,只是此处的桃树更为浓密,桃花也开得更为艳丽。

丫头捏起了小手,粉嫩的小拳头在清瘦的男子的脊背上锤击的“嘟嘟嘟嘟……”直响。

“怎么样?”丫头问道。

师傅双眸微闭,没有回答。

“过来,给师傅揉揉肩~!”

“哦~!”

桃林里飘来了淡淡的香气。

那是一种师傅很熟悉的味道。

的确,这片山谷自从种上这片桃林后,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会开花,花期三十三天又三个时辰。

今年的桃花开的很好,这一点,师傅很满意。

今天的桃花开的正艳丽,这一点,师傅也很满意。

那熟悉的气味,今天,闻起来特别的舒坦,这一点师傅更满意。

师傅原本是来看桃林的桃花的。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桃花虽年年相似,但是,由于不同年成,不同的光景,这桃花也是有所差异的。而即便是同一年同一同一刻的同一片桃林,不同的桃树,它们花也是有所不同的。

师傅终于挣开了眼睛。这倒不是因为他想看一看同一颗桃树的同一个枝丫上的桃花这一朵和那一朵是否同样盛开,开得是否同一样的艳丽,只是他突然觉得,此刻桃花的味道和昨日的有所不同。


2.罗衫半解布情蛊-【002】桃花朵朵
02

“怎么呢?师傅?”

“没…没什么……”师傅的脸上多了一丝惶恐。

一阵微风吹过,师傅用力地嗅了嗅,空气中的桃花的味道更浓了,而那种特有的但不是桃花所散发的自己曾经相当熟悉如今又相当陌生的气息此刻更为地浓烈了。

“师傅,我帮你揉揉腿好么?”

“嗯。”

丫头缓缓地蹲下了身子,依偎在师傅的身边,伸出了纤纤细手。

纤细白嫩而带有豆蔻花枝特有底蕴的略显粉嘟嘟的手不经意地拂过师傅那健硕而刚劲的肌肉,虽然隔着春衫,但是师傅依旧能敏锐地觉察到,此刻,丫头的手微微在颤抖。

师傅回过了头,看了看丫头,丫头一脸的无邪表情映衬在她那宛如初雪的脸庞上,在那一片偌大的桃林灿烂的桃花浩渺如烟的粉红的烘云托月之势之下,师傅觉得今天的桃花的确有点特别,而此刻的丫头居然也有了几分妖娆,几分妩媚。

师傅看了看这片自己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桃林。那种特有的自己曾经相当熟悉如今有相当陌生似曾相识却不知从何记起的并非桃花的特有的香味,此刻更加地浓烈。

师傅深深地吸了口气,微微地呼出,用手轻轻地挥了挥。

“怎么呢?师傅?”丫头好奇的问道。

“没……没什么….”师傅哽咽了一下,咽了口唾沫。

面若桃花,明眸皓齿,妖娆无邪。

领如蝤蛴,肤若凝脂,手若柔荑,美目盼兮。

“那师傅是想师娘了么?”丫头的一脸无邪让师傅东方一木的耳根微微泛红。

“小丫头,你知道个啥?”东方一木不以为然地看了看丫头,似笑非笑地笑着。

“师傅,我知道师娘为什么会娘出门的。”

“呵呵。”东方一木苦笑着。

自己的夫人香雪暂且离开的的真正原因,东方一木是最清楚的。

而如今看着眼前这个带着三分娇气七分稚嫩的尚未并笈的黄毛丫头,东方一木不由地心生疑惑,难道…难道她也懂的?

此刻丫头那清澈如镜的眸子了带着几丝异样,这一点,是东方一木此刻才注意到的,难道,这丫头……难道,对于自己和夫人的一些闺房秘事,这个小丫头….也有所听闻有所思?

东方一木不由地再看了一眼此刻依偎在自己身旁的丫头。

四目而视,东方一木感觉到丫头那明镜如水的一眸,居然有了几丝秋水.

或许……也许只是或许…对于那种种事,丫头也是有所了解的。

#

东方一木自幼便有颇有志向。博学多才,志向存高远,恃才傲物,潇洒不羁,因而也有了不少的江湖纠葛和恩怨情仇的羁绊。

自打入主桃花谷,远离了世俗的纠葛和江湖的纷争,自然也时间有雅兴做自己想做的事。桃花谷岛主的东方一木,一生所学颇多,文才武学、书画琴棋、诗词歌赋、算数韬略、医卜星象、阴阳五行,奇门遁甲、农田水利、经济兵略……等等均有所涉猎。

最近几年,由于天下虽然看似是清闲了不少,可是,作为无奈天下烽烟四起,兵戈不断,江湖恩怨,争执无央。东方一木对金石药理有了浓厚的兴趣。对于这一点,自己是深知肚明的,而自己的夫人香雪也是心照不宣的。


3.罗衫半解布情蛊-【003】桃花朵朵
03

东方一木和夫人香雪结发多年,至今仍然无身孕。

为此,作为博学多才又自命不凡,自诩风流潇洒清高狂傲的东方一木自然不会坐视不理。

不就是金石药理么?

对于这个,东方一木并不陌生。

不就什么头疼脑热、接骨疗伤等伤寒杂病自己的确还很拿手。

但是对于什么房事身孕之法,东方一木甚是苦恼。

为此,东方一木亲自翻遍关于金石药理几乎所有的经史书籍,但都没有过多的记载,就更别说是有详细记载的有价值的资料了。

为此,凭着自己的博闻强记和博才多学,东方一木决定亲自操刀。

就理论而言,金石药理、药物药性等虽然经书典籍里都记载的甚至明确,但可是,具体到实际运用中,多少会有一些偏差,尤其是多种药物的相互作用的时候,这种情况就更复杂了。

单纯的理论是不行的,必须要有实践。

于金石药理,设想再好,终究要有人来实际验证。

因而,这试药的事就是一个蛮烦的事。

东方一木虽然为桃花谷岛主,但是,当时的这个岛上的人不是很多,说白了,就目前而言,也就自己的夫人和自己以及收留的一个丫头。

小丫头,年纪尚幼,根本不能考虑。

而自己的夫人,显然,自己于心不忍。

于是,剩下的就一个,那就是东方一木。

东方一木便亲自操刀,学当年神龙氏尝百草。

#

话不能乱说,药不能乱吃。

古往有之。

神龙氏尝百草,最终是挂掉了。

这个已经被载入了史册。

而东方一木尝百草,自己的身子貌似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每次和自己的夫人香雪交合起来,自己越来越力不从心。

面对天意捉戏,造化弄人,东方一木有苦不能言。

终于,香雪夫人忍无可忍,乘着东方一木潜心研究药理的时候逃出了桃花谷。

#

眼下的桃花谷,虽然说人丁兴旺了不少,可是,依旧也只有那么几个慕名而来学医的。

这源于几年前桃花谷附近爆发的一次疫情。

当时,桃花谷所在的鹿城地区死了很多人,而东方一木因为采购一些药材和一些必须的生活用品来到鹿城集市,见遍地哀鸿,自负天生不凡而又颇具悲天悯人之风的东方一木决定一展才华。

几剂药方下去,这个传说中人见人死,畜见畜亡的天灾就这样被东方一木给制止住了。

东方一木成了英雄。

东方一木成了救世主活菩萨。

面对着百姓的爱戴和笃信,只有东方一木自己清楚,自己的确不是救世主,更不是大罗神仙。

然而,百姓不买账。

东方一木只有无奈地接受了这个现实。

#

人过留名,

雁过留影,

风过留痕。

终有不畏艰辛的笃信者踏上了桃花谷,那座当地百姓传说中的仙灵谷。

而对于这一点,只有东方一木自己清楚。

种植桃花的原因,仅仅是自己听闻,这桃花对于自己夫人不孕的病情有所作用。

来桃花谷的人越来越多了,这让东方一木和自己的夫人香雪感到了不安。


4.罗衫半解布情蛊-【004】桃花朵朵
04

终于,在某年某月的的某个桃花盛开的时候,三月初三,流煞掩日,去了桃花谷的人再也没有人回来过。

至此之后,但凡踏入桃花谷者再也无一人回还。

从此,桃花谷愈发地神秘,神秘的几乎无人知道它的具体方位。

从此,桃花谷愈发的诡秘,诡秘的几乎无人敢从心眼里提及它的存在。

于是,这桃花谷便从此静谧了不少。

山风中夹着扑鼻花香,远远望去,整个集萃山郁郁葱葱,一团绿、一团红、一团黄、一团紫,端的是繁花似锦。

阳春三月时,山下的桃花就已经开了,而桃花谷的桃花,要等到四月才开放,虽然即便如此,这山中的桃花或许是因为传说中的灵气,亦或是人们宣扬中的仙灵,桃花谷的桃花盛开的时候,整个山谷更为艳丽。

每年桃花谷的桃花盛开的时候,便会有一个人,骑着一匹快马,提着一坛好酒,从遥远的东面而来,不远千山万水,涉足西域。

这人,便是东方一木。

那个时候,大家都还在江湖里混。

有一个人说,要请他喝酒。

他很高兴。

他就是东方一木,而说这话的人,叫西门无恨。

西门无恨是西域白驼山山庄的主人,白驼山因为盛产白驼而出名。

白驼,是西域的名驼,更是白驼山的特产。

尤其是那能盛产出金丝白驼绒的白金驼,那是价值连城的宝贝,只可惜,仅此白驼山才有,而且,仅此一头。

但,这丝毫不影响白驼山,更不影响西门无恨,西门无恨凭借着西域特产白金驼扬名天下,富可敌国。

#

白驼山在西域,桃花谷在江南。

从中土到西域,虽然不是很远,但也不是很近。而桃花谷的谷主主东方一木和白驼山山主西门无恨多年的老朋友。

之所以是好朋友,这不仅仅是因为是有江湖上的往来,更因为他们是生意上的朋友。

东方一木致力于金石药理研究,因而对于天下的名贵药材和特殊药石不仅只其功效,更然知其所处。

西域,无疑是天下奇珍异宝和旷世药材的一个渊源地。

而西门无恨有的是西域的奇珍异材,而东方一木虽然也有大把的银子和强烈的渴求,无奈,西门无恨的药材的确是天下难求的极品,为此,东方一木不得不每年桃花这个的时候,骑着一匹快马,提着一坛好酒,从东面而来。

这人,便是东方一木。

这一点,西门无恨很清楚,

只是有一点,西门无恨不知道,这酒,便是醉生梦死。

#

“醉生梦死”酒据说是桃花谷的佳酿。

据说,这酒是出自一个叫桃花的女人之手。

这酒,酒虽然不是很出名,但这很特别。

据说说喝了它,便会忘掉世间的一切烦恼和忧伤,自然也会忘了曾经的快乐和欣喜。

西门无恨只是听闻桃花谷那个叫做桃花的女人酿的酒很奇异,至于奇异在什么地方,喝过它的人都说奇异,只是都说不出它究竟奇异在什么地方。


5.罗衫半解布情蛊-【005】桃花朵朵
05

作为白驼山山主,拥有富可敌国的财富,拥有天下数不清的奇珍异宝,更拥有那令天下人都为之钦羡的白金驼以及西域白驼山特有的金石药材。可是,独独没有喝过桃花谷那传说中的“醉生梦死”酒,此乃人生一大憾事。

西门无恨是特意为这酒而邀约东方一木而来,东方一木为了那传说中的白驼,不得不千里迢迢从东面的桃花谷骑着快马,提着好酒,登赴白驼山。

从桃花谷启程的时候,是那里的桃花刚刚开出了第一朵桃花的时候,而到了西域,青稞麦刚刚开罢第一茬花。

此刻,麦未熟。而桃花谷的桃花,已经是林花早已经谢了春红,时值仲夏。

桃花什么时候开,是有季节的。

只是这人什么时候回去,有时候来他自己都不知道。

#

东方一木依稀记得西门无恨曾经说过,如果我有妹妹,我一定把她嫁给你。

东方一木说,很好。

很好是什么意思?

很好的意思,就是非常好。

那个时候,东方一木在江湖里还有一个名字,只是很多年不用了,现在江湖里的人都已经忘记。

#

每个人都会有春天;

每个人的春天里都会有桃花盛开。

只是你自己都想不到,你的桃花开得那么短暂。

花落花谢花满天,又一轮春光,这一季桃花又开,不同的是,换了一批看花的人。

#

很久没有西门无恨的消息了,这一点,到让东方一木觉得失去了点什么。

眼前的桃花谷开的正艳。

眼下的桃花谷也的确是名副其实的桃花谷。

只是东方一木也不知道是怎的呢?突然怀念起曾经的日子了。

那个时候,只是这岛上,没有一株桃花。

虽然,这个集萃山青鸾峰下的这个山谷也叫桃花谷。

为什么叫桃花谷呢?

这个,貌似东方一木似乎也不曾记得了。

虽然,如今他依然能清楚地记得,当时那个海岛叫桃花谷的时候,自己的确是桃花谷岛主。

桃花谷之所以叫桃花谷,是因为岛上有一个叫桃花的女人。

桃花人如其名,的确是个美人胚子。

#

记得有一年,三月初三,流煞掩日,大利西方。

桃花谷却在东边。

那一年的那一天,有一个人从北方跑来。

“你就是司徒嘉成?”东方一木疑惑地看着他。

“是的。”他懒洋洋地回答。

春天的阳光很好,照在了司徒嘉成的身上。

“西门无恨让你来找我?”东方一木问道。

“不,”他要摇着头说,“我就是西门无恨。”

东方一木很奇怪,西门无恨为什么会是司徒嘉成,司徒嘉成又怎么成了西门无恨。

“这一点也不奇怪,”他依旧懒洋洋地说,躺在竹椅上,悠闲地摇着,满足地摊开四肢。“秃子都已经改名达摩老祖了,公公都叫东方不败了,我咋就不能叫司徒嘉成?”

他说得有道理。有道理的事情总是对的。正如秃子改名达摩老祖、公公都叫东方不败一样,西门无恨已经成为司徒嘉成。

就这样,东方一木开始叫他司徒嘉成,却忘了他原先的名字——西门无恨。


6.罗衫半解布情蛊-【006】桃花朵朵
06

司徒嘉成是一个奇怪的人。

每次总是他请东方一木喝酒。不过,好象每次结帐的时候,都是东方一木掏的钱。

“你为什么又要请我喝酒?”司徒嘉成不解。

“因为我喜欢这感觉。”

#

桃花开了又谢,谢了又开。

司徒嘉成已经请东方一木喝了三十三次酒,而东方一木因此也就掏了三十三回钱。

事实上,东方一木喜欢埋单。

因为这样,即便是在挤兑司徒嘉成的时候,东方一木可以多一个借口。

司徒嘉成是有妹妹的,但他再也没有提过他以前许诺的婚事。

东方一木想,他一定是喝了自己的醉生梦死酒。

#

司徒嘉成说,走,我请你喝酒。

东方一木说,不,我今天只想喝水。

#

喝酒和喝水是有不同的。

喝了酒,从心头涌上来的是愁绪;

喝过水,从心头涌上来的,是相思。

#

“师傅,您怎么呢?”丫头看着东方一木飘渺的眼神,奇异的目光,不由地问道。

“哦,没什么,或许,想桃花了。”东方一木喃喃地说道。

“桃花是是谁?”

“哦,或许不记得了。”

的确,东方一木似乎也不记得了,这桃花究竟是谁?

桃花似乎是一个女人,这一点,东方一木或许曾清楚的记得,只是这记忆被斑驳的岁月涮洗了一次又一次之后,记忆苍白了,印象模糊了,这桃花究竟是是男人,还是女人,抑或或者是别的什么,东方一木终究已经想不起来了。

再次听到这个词的时候,自己的心头突然一亮,或许,这桃花就是眼前的丫头,因为这比较符合他的个性特征和形象气质。

“你就叫桃花吧?”东方一木看了看丫头,此刻丫头的确很像一朵桃花,而且是一朵刚刚绽放的桃花,亦如当年某个时候,自己提着一坛酒,骑着一匹快马,从桃花谷离开的时候,那刚刚绽放第一片花朵的桃花一样,饮风餐露,含苞待放。

“师傅,这名字不好。”丫头撅了撅嘴。

“为什么?”

“因为它太妖艳了。”

“妖艳不好么?”

“可你是师傅……”

“师傅又怎么呢?”东方一木有点不解。

“您就不怕妖艳么?”丫头羞滴滴地说道。

“可现在你师娘不在,而且这桃花谷上没人…”东方一木在丫头的耳边低声耳语道。

“可我不信,桃花谷上不是还有人么?”

“嗯。”东方一木点了点头,甚是满意地看着周围的一切。

远处一团绿、一团红、一团黄、一团紫,姹紫嫣红繁花似锦的郁郁葱葱。

近处,红鸾翠罗,此刻的丫头分外的妖娆。

“是么?”丫头调皮的撅了撅嘴。

“怎么呢?”东方一木吃惊地问道。

“可我也是人呀?”丫头嫣然一笑,笑面如花,花儿正艳。

“不,你只是丫头。”东方一木说罢淡然地一笑,用自己的手掌轻轻地拂过了丫头的青丝,一种熟悉的味道渐渐地沁入心脾。

一片偌大的绯红的云团锦簇般的桃树下,有一位千娇百媚的绝色少女女,一袭薄薄的内衣下丰润细腻的娇躯玲珑有致,如海棠春睡,如美梦正甜,如痴如醉的丫头芳香的樱唇中不时发出几声呓语……


7.蚀骨销魂暗承欢-【007】桃花朵朵
07

当东方一木温柔细腻的纤纤玉指不经意间的拂过修长秀美的玉腿,微微扯起那稍长而贴身的内裙,露出一双晶莹润泽,小巧玲珑的金莲秀足,白晰的脚背上几条淡青色的血管分布在上面更显出它的白嫩。

丫头的脚掌微微地发红,五个脚趾修长,呈现一种粉红色。

这是一种并没有多加修饰显示出一种自然的美。

一股淡淡的香气传来,东方一木已经分不清是丫头的体香还是周围桃花的馨香,因为混合的香气刺激着东方一木的神经,让他忘了自己究竟是在天上还是在人间,亦或是在“天上人间”….

此刻,阳春三月时,桃花盛开。

此刻的山谷更为艳丽,而桃花开也得更为浓烈。

#

少女的樱唇红润欲滴,玉颜烧热,一双秋水星哞轻眨两下,美哞中尽是如海的深情及满眼的娇羞。

“唔!”丫头不染尘俗的面容已经满是羞红,被情/欲/焚/身,无力自拔,只有任由得东方一木任意妄为。虽然隔轻纱罗衣,东方一木依旧能想象丫头玉掌略缩,玉腿微舒、柳腰轻折、娇颜含春的香/艳景象,那柔软的娇躯传来阵阵的幽香和美妙的触感,那尚未并笈的丫头无意识扭动的娇躯…这一切的一切让东方一木浮想联翩,飘飘欲仙。

东方一木俯下身躯,用一手微微托起丫头的秀颈一低头,双唇吻上了丫头娇小的杏桃小唇,一只手摸上丫头的秀发,轻/挑抚/弄,让丫头的青丝流瀑飞垂,衬着天仙般的玉容,更添出尘仙姿。而此刻,丫头偶尔侧转的娇躯更是将薄薄的春衫微微掀动,略微低开的内衣在娇躯轻转之间露出的几许细腻肌肤也更显得肤如凝脂,温润滑腻。

当薄薄的春衫最终从丫头那白皙修长的纤美指尖缓缓飘坠,美丽圣洁的空谷幽兰袒露出那一具美绝人寰、令人心跳顿止的雪白玉/体上身,东方一木那白皙细嫩的双手沿着已经沿着那玲珑胡突的娇/躯下滑,预备进一步开/辟阵地。东方一木心满意足地肆意游览着少女那凝脂白玉般的酥/胸嫩/乳,慢慢将其身上的罗衫褪去。迷失在激情之中的少女除了声声的娇/吟外,全身酥/软,早已无力力气阻挠……

#

桃花谷上,桃花已经盛开。

东方一木的夫人也就是香雪夫人原本是想离开这桃花谷的,无奈这个桃花谷的确没有一个人影,也没有一只船。

香雪夫人似乎也记不得究竟是怎么上了这山谷的。

自然,也不记得怎么究竟要什么时候才要离开这山谷。

此刻,端坐在青鸾峰上,面朝山谷,春暖花开,背后,空旷无垠,山风暖暖。

可是,香雪夫人起伏的心久久没有停息。

自己为什么叫香雪,香雪是自己么?

面对着铜镜中自己熟悉的影像,自己依稀记得这熟悉的模样曾经是那么的熟悉,只是不记得究竟是在何时何地忘记了这模样。

一切恍如隔世。

香雪夫人只记得,自己曾经能做酒,而且是一种很特殊的酒。

香雪夫人似乎也曾以及的记得,这酒叫“醉生梦死”酒。据说,喝了它,可以忘记一切的人间烦恼,自然也会忘掉所有的额痛苦哀愁和人生不快。

这酒,还有么?

香雪夫人突然想喝酒了。


8.蚀骨销魂暗承欢-【008】桃花朵朵
08

香雪夫人曾记得,每年桃花盛开的额时候,便有一个温润如玉的男子陪着自己喝酒,一复一日,醉生梦死。

可如今端坐在青鸾峰下,听着那壑谷松风日复一日呜咽鸣叫,那是自己曾今非常熟悉的声音,可如今,自己的心也随着时而悠长时而婉转的壑谷松风起伏不定。

#

“又在想师娘了么?”桃花狡黠地笑着。

“没。”东方一木回答的很干脆。

“是么?”

“真没。”

……

“不会吧?”

“嗯,是想你师娘了。”东方一木终究熬不过桃花的死缠硬磨,无奈地接受了这个原本是事实的事实。

#

的确,东方一木也有点想夫人香雪了。

只是,他考虑更多的是如今的夫人香雪或许还在这桃花谷,只是自己不知道,这偌大的桃花谷,究竟自己的夫人香雪现在身在何方?

东方一木看着这熟悉的桃花谷,突然有一种莫名的忧思涌上心头。

“丫头,我要去寻访一下我的那位故人。”面对这满眼的桃花,东方一木依稀的记得一件事。这是他多年来一直在做的,只是这些年来忘掉了的事。

每年桃花这个的时候,便会有一个人,骑着一匹快马,提着一坛好酒,从遥远的东面而来,不远千山万水,涉足西域。

这人,便是东方一木。

“哦,那要不要跟等夫人回来了再说?”

“没必要了。”

“为什么?”

“没必要便是没必要。”

丫头桃花地头不语。桃花清楚的知道,虽然在师傅和师娘的心目中,自己是一个人,但毕竟依旧是一个丫头,丫头,只是一个丫头而已。

虽然也有人叫过自己桃花,但,这只是师傅,而且仅仅是桃林里那片灿烂桃花下的师傅。

如今的师傅,出了桃花林,离开了那片灿烂的桃花。

丫头依旧是丫头,师傅依旧是师傅。

“那…那什么时候动身?”丫头看着师傅东方一木飘渺的眼神和不容置疑的神态,让丫头桃花不得不承认,自己只是丫头,而师傅终究还是师傅。

“哎,桃花已经盛开了……”

#

桃花已经盛开,东方一木也必须启程。

往年从桃花谷启程的时候,是那里的桃花刚刚开出了第一朵桃花的时候,而到了西域,青稞麦刚刚开罢第一茬花。那是,桃花谷的桃花,已经是林花早已经谢了春红,时值仲夏。而西域白驼山此刻,麦未熟。

如今,桃花谷的桃花已经盛开,想必到了西域白驼山,那里的麦已熟。

#

东方一木带了点惆怅和不舍离开了桃花谷,临行前告诉丫头,“如果自己师娘回来,你就告诉她,说自己去了西域白驼山,找西门无恨喝酒去了。”

“西域白驼山?”

“嗯。”

“西门无恨?”

“嗯。”

“喝酒?”

“嗯。”

……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说这话的时候,丫头弱柳扶风,娇花照水。

“让你转告就转告,咋这么罗嗦。”

“哦~!”丫头地头不语。

的确,丫头依旧是丫头,师傅依旧是师傅。


9.蚀骨销魂暗承欢-【009】桃花朵朵
09

丫头是在桃花谷的酒窖里找到香雪夫人的。

找到香雪夫人的时候,香雪夫人正抱着一坛子就,慢悠悠地喝着。

“你来呢?”师娘香雪夫人看了一眼从地窖里下来的丫头,继续地喝着她的酒。

“师娘…你……”丫头搞不明白,在自己的记忆里,自己的师娘几乎是不喝酒。即便是喝酒,大多数情况是和自己的师傅对饮的,即便是喝,也是浅尝则止,从未见过自己的师娘像今天这一个人抱着一个酒坛子喝。

“你要不要也来一坛子?”师娘用迷醉的眼神看了看丫头继续着她的酒。

“这个……这个,我不会的。”丫头慌乱地摆着手,拼命地摇着脑袋。

“没关系的,来一点。”师娘笑笑地说罢起身走了过来,找了个青瓷小碗,给丫头倒上了一碗。

“这个……这个,我这真的不会。”丫头的手摆的比原先更剧烈,而头也摇的更厉害了。

“呵呵。”香雪夫人笑了笑,那似嗔似怒的眼神不容置疑。

“真喝呀?”丫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师娘几乎很少喝酒今个儿却是如此的豪放,更让自己想不到的是,无论是自己的师傅也好还是师娘也罢,是从来未让自己喝酒的,可是,今天是个例外。

“嗯~!”师娘很肯定地点了点头,用迷醉的眼神看了看丫头,确定眼前这个青杏尚小的丫头是自己所熟知的丫头无疑之后,用一种极为关切极为渴切的口吻说道,“放心好啦,这酒,没事的。”

“哦~!”丫头说罢,浅尝了一口,那是一种微微的辛辣淡淡的香味,这种辛辣自己从未体会过,但是,这种淡香是那么的熟悉,仿佛是桃花的香味。

“就是嘛~!什么都有第一次。”香雪夫人笑眯眯地看着丫头那一惊一乍初次尝酒的味道,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满足和惬意。

“师娘,这酒是什么酒?”丫头忍不住的问道,“我总觉的怪怪的…”

“是桃花酒。”

“桃花也能做酒?”

“桃花只是下酒。”

#

桃花酒,的确也是一种酒。

只是这种酒,和平日里所见的酒略有不同。

美酒佳酿自佳酿,

香气怡人逸汉唐。

酒味绵柔桃花香,

醉生梦死天下扬。

桃花酒酒虽然借鉴了中国黄酒的传统酿造法,但却有别于中国的黄酒。该酒色泽清亮透明,芳香宜人,口味纯正,绵柔爽口,其酸、甜、苦、涩、辣诸味谐调,由于有桃花的加入,醇香入口,神情倍爽,舒筋活络,美颜壮阳。

香雪夫人说这桃花酒是大自然的恩赐。

“是因为有桃花的加入么?”

香雪夫人笑而不语,桃花人人喜爱的花卉,不求高贵不求高洁但求人人喜爱。桃花酒的便不仅芳香宜人更余味悠长。

丫头喝着这桃花酒,突然间觉得很亲切。

#

“喜欢就多喝点吧?”香雪夫人看了看丫头,从内心里她能感觉到,这个小丫头已经爱上了自己的桃花酒。

“哦~!”丫头押了口酒,的确有桃花的味道,淡淡的清香,是那样的熟悉。

香雪夫人抓过了青瓷小碗,一饮而尽,又缓缓地给丫头斟满。


10.蚀骨销魂暗承欢-【010】桃花朵朵
10

“师娘,这样喝酒,会醉么?”

“你说呢?”

“我想,应该会的。”丫头说这句话的时候,才突然想起一件事,桃花酒虽然好喝,但它毕竟也是酒呀?

是酒,都会醉人的。

只是你不知道你什么时候醉。

亦或是,你已经醉了,你却不知道。

其实,有的时候,只要你沾了,你就已经醉了,也只是不知道罢了。

桃花酒便是这样的一种酒。

#

桃花酒又叫“醉生梦死”酒。

对于这一点,香雪夫人是清楚的。

而丫头显然是不知道的。

人又是有时候很奇怪,有些东西,就比如说酒吧,有时候,你明明已经醉了,你却说没醉,有的时候,你明明说没醉,其实,你已经醉了。

“醉生梦死”酒便是这样的一种酒。

#

酒色泽清亮透明。

入口芳香宜人,绵柔爽口。

酸、甜、苦、涩、辣诸味谐调。

丫头地看了看师娘香雪夫人,淡淡地一笑,伸出稚嫩的小手,端起青瓷小碗,慢慢的一碗酒一饮而尽。

“怎么样?”师娘窃喜地问道。

“好酒~!”

“要不再来一碗?”

“我怕我会醉掉的。”

“没事的,有我。”

丫头在迟疑。

“怎么,不相信师娘么?”

“没,只是我觉得这酒怎么不醉人呢?”

“那就再来一碗吧?”

丫头没有言语,香雪夫人已经缓缓地将青瓷小碗的酒斟满。

“师娘,你为什么要喝酒呢?”丫头看了看青瓷小碗里那醇香四溢的琼浆,突然有了种想一饮而尽的感觉,只是找不到理由。

“呵呵。”香雪笑了笑,“风卷残云,吹尽英雄存情义,人生苦短,不如一醉解千愁……”

“好深奥哟,不懂哦。”

“以后你就知道了。”香雪提起了酒坛,“来,干了。”

“干。”

#

一轮皎月慢慢涌出,乳白的光洒下了普天之下的各个角落。

起风了,山风吹进千家万户的庭院。

夜深了,深邃的夜空笼罩着整个大地。

桃花谷里的桃花依旧在盛开,而万壑松风也日复一日地吹拂着整个山谷。

这样的夜晚,虽然已是五月,可是在桃花谷,在集萃山,这依旧是咋暖还寒的时候。

咋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

桃花谷里,主人的房间里烛光忽明忽暗。

香雪回头看看早已安然入睡的丫头,心中泛起淡淡的忧伤。

丫头终究还是喝了自己酿造的“醉生梦死”酒。

罗襟不耐五更寒,夜阑珊。

自己的丈夫终究还是去找了他多年不见的故人西门无恨了,这一去,又不知是多少寒暑。

娇花似水的年月,陪伴她的除了这桃花谷的海浪还是海浪,虽然,如今,桃花谷也多了桃花,但桃花毕竟是桃花,终解不了相思。虽然眼下有个丫头,但丫头毕竟是丫头,一个为涉人事,不知寂寞离苦为何物的丫头,怎知世间离苦,春宫秋恨。

香雪看着床榻上酣然入睡的丫头,香雪不由地伸出了自己纤细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抚摸着她那宛如初雪,面若桃花,温润如玉的脸庞。




11.蚀骨销魂暗承欢-【011】桃花朵朵
11

此刻的暖榻上有一青杏小梅,冰肌玉骨,俏脸上的肌肤晶莹剔透,既有艳丽娇羞的粉红,又有未涉人事的纯真,一切宛如初雪,弥散着有掩饰不住的出尘之气,年纪虽小,但发育的极好,香雪就有点疑惑了,为什么这万种风情居然在她的身上巧妙的融合在一起?同样有过豆蔻年华,为什么自己的花季如此的晦涩,天界仙子下凡,九天玄女临尘,上天的万千宠爱为什么就集于她的一身,这未免有点不公道了~!

看着暖榻上的丫头,香雪有了一种淡淡地哀伤,淡淡地不平,淡淡的嫉妒,淡淡的嫉恨……

“不行……不行…….自己不能就这么认命,天地不仁,万物刍狗,世间不仁,非我本性……”香雪一边凝视这暖床的丫头,一边不由地在自己的内心翻江倒海。

此刻暖床上的丫头,一袭薄薄的内衣下丰润细腻的娇躯玲珑有致,正作海棠春睡,美梦正甜,芳香的樱唇中不时发出几声呓语,偶尔侧转的娇躯更是将薄薄的春衫微微掀动,略微低开的内衣在娇躯轻转之间露出的几许细腻肌肤也更显得肤如凝脂,温润滑腻。

香雪的纤纤玉指不经意间的拂过修长秀美的玉腿,微微扯起那稍长而贴身的内裙,露出一双晶莹润泽,小巧玲珑的金莲秀足:白晰的脚背,很纤弱却看不到骨胳的存在,几条淡青色的血管分布在上面更显出它的白嫩。

随着暖榻上的丫头均匀而略带些许急促的呼吸,那柔软的娇躯传来阵阵的幽香和美妙的触感,香雪的手不由地在丫头那娇软纤腰的手渐渐放肆起来。纤腰盈盈不堪一握,丫头微微露出的雪白玉肌下面朦胧的内裙里那神秘又美妙无比的幽谷,更因其隐约可见而动人心魄,显示着它无可抵抗的魅力和女人最最贞洁的骄傲。

“她的确是实在是男人眼中至宝之恩物。”香雪的纤纤细手不由地一颤,“这么美好的东西,自己不能达到,还是将她毁了吧~!”香雪终于暗自下定了决心。

香雪不由自主地俯下身躯,双唇吻上了丫头的樱唇,轻轻地地亲/吻、吮/吸、舔/弄。“唔!”丫头圣洁不染尘俗的面容已经满是羞红,很显然,她被情/欲焚身,无力自拔,而此刻香雪更清楚,这“醉生梦死”酒一旦喝醉,便的确是醉生梦死,如此以来,香雪便也就理所应当地可以由得自己任意妄为。

香雪有力的嘴唇吸住丫头象花一般柔软的香唇,灵活的舌头无处不到的游遍了丫头的小嘴,这种巧妙的挑/逗/轻/薄手法别说是未经人事的丫头,就是熟悉床/第之能事的有夫之妇恐怕也无法抗拒,神游在梦境的丫头此刻好似有所回应,樱唇微张,香雪舌头轻轻一顶,就将舌尖顺势伸入了丫头的樱桃小嘴里,丫头此此刻也有了下意识地反应,细小香醇的粉红舌尖试探性地微微迎上,两条舌头一接触,就开始缠绕吸/吮起来。


12.蚀骨销魂暗承欢-【012】桃花朵朵
12

日上三竿,太阳早已经从青鸾峰巅跳了出来,照耀着千山万壑,也照耀着桃花谷的一草一木,包括桃花谷谷主的房间。

窗外,阳光明媚,桃花谷的桃花在阳光下开的正浓。

室内,桃花谷主人的暖榻上,躺着一位,一袭薄薄的内衣正作酣睡的少女。

山头的日光日渐强烈,暖榻上的丫头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睁开睡眼惺忪的眼。

“自己怎么会在这里?”丫头一脸惊恐。

自己怎么会在这里?

昨天明明是在酒窖的呀?

怎么现在会在床上?



抓抓松垮垮的内衣,丫头揉了揉眼睛,定了定神,除了在床上,一切别来无恙。

虽然还是在桃花谷,但丫头依旧惊魂未定,一骨碌爬起来,看了看周围的情形,原本绷紧的神经渐渐地有了几许舒缓了下来。

原来是在师娘的床上。

师娘的床上?

师娘的床上~!

那……那就是师傅的床上呀?

丫头再次端详起周围的一切,这的确是师娘的窗,也是师傅的床…师傅的床,师娘的床,师父师娘在这床上会干些什么呢?

…….

“丫头,还不起床,太阳都晒屁股了~!”随着师娘的一声喊叫,丫头从神游中清醒了过来,“是该吃早饭的时间了。”丫头看了看窗外的太阳,的确,现在的时间已经不早了。

丫头不由地又打了一个大大哈欠,面对自己的师娘,丫头自然是少了几分像对师傅那样的恭敬和忌惮,多了几分娇气和随和,因而,对于师娘的喊叫丫头的回答她的是她特大号的颇具个人特色的哈欠声,还在师娘的房间穿着衣服整理着装的丫头听到师娘的捞到和笑声。

#

师娘的手艺很好,曾经用简单的食材做出了技压江南十三州的桃花岛美食,每每回想起此事,师娘的脸上总是能洋溢出自豪而灿烂的笑容。

今天的早餐不是很丰盛,但很有特色。

这些东西,都是丫头平日里最爱吃的。

丫头眉飞色舞的跑了过来,围着桌子开心的手舞足蹈。

“哦,你师傅呐?”师娘突然问道。

“他不是去西域了么?”丫头疑惑地回答道。

“西域?…西域~!”

“怎么呢?”

“西域挺远的,你师傅去西域干嘛?”

“啊?”丫头惊恐地看着自己的师娘,自己那曾经熟悉的师娘,今天是特别的陌生。

“怎么呢?”很显然,师娘香雪对于自己的话,觉得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如果要说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话,在师娘香雪夫人看来,倒是今天的这个丫头的言谈举止,很明显的不同于往日。

“师傅走了,他没跟你说?”丫头疑惑地问道。

“哦,是么?让我想想……让我想想……”

“不用想了,我记得我好像是曾经跟你说过的。”

“哦,是么?”

“嗯。”

师娘把做好的饭菜一一端了出来摆好后,给自己斟满了一杯酒,用疑惑地眼神看了看丫头,“要不,你也来一点?”

“师娘,我怕我会醉的。”丫头怯生地说道。

“好吧,也罢。”师娘端起了酒,小酌了一口,顿时神清气爽,“哦,对了,你说你师傅去白驼山山呢?”

“嗯,是的,怎么呢?”丫头也搞不清,究竟是今天的师娘正常呢还是昨晚的师娘不正常呢?自己清楚的记得,这话,师娘已经问过了不止一遍了。


13.蚀骨销魂暗承欢-【013】桃花朵朵
13

“你师傅东方一木是白痴吗?没事干么去白驼山?”

“师傅好像是说去找那个叫做西门无恨的。”

“西门无恨不是死去多年了么?”

“啊?”

“那……那师傅…….”

“没事的。”师娘香雪夫人看了看丫头,淡淡地笑了笑,“他或许是出去游山玩水了吧?”

“那…那有必要这么骗师娘你么?”丫头疑惑不解。

“有些事,你们小孩子家的不懂得。”

“哦~!”丫头本能地附和着,毕竟师傅是师傅,师娘自然也是师娘,更何况,今天的师娘似乎和往日有所不同,如果不是自己的记忆出了差错,那就一定是自己的师娘脑子出了毛病。

#

桃花谷也是有弟子的,只是这桃花谷原本就坐居深山老林,场地开阔,因而,平日里,门中弟子多居住在桃花谷的下端,而作为桃花谷主居住的地方,门中弟子一般不得入内,期间,只有一个人就是例外,那就是丫头。

丫头,是桃花谷谷主和香雪夫人的跟班,虽然算不上门中弟子,但如果真的论资排辈,这丫头无疑是所有人的师姐。

东方一木原本也是不打算收徒的,只是自从那次鹿城的悬壶济世之后,慕名而来的人越来越多,自己原本想打发他们走,可是依旧有很多死心塌地的人一根筋地认为,东方一木乃得道高人,东方一木碍不过情面,在加上着偌大的桃花开,方圆几十里杳无人烟,有时候办起一些事来,着实费了,便也将那些死心塌地求仙问道的人收为徒儿,凭借着自己的博学多才加之医术药理的过人之处,也算开山立派了。

东方一木虽然开山立派,但是他对所收徒儿的要求极高,品行相貌,资质天赋这是当然的,但,还有一点更为重要,那就是,作为他桃花谷的弟子,一切必须以桃花谷大局为重,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忠于桃花谷,忠于东方一木。

经过几年的打理,桃花谷也渐渐地风生水起,原本的荒山野郊如今也蒸蒸日上。

东方一木所学一生所学颇多,文才武学、书画琴棋、诗词歌赋、算数韬略、医卜星象、阴阳五行,奇门遁甲、农田水利、经济兵略……等等均有所涉猎。而如今门下弟子过百,而多位求仙问道之人。

#

用过早膳,香雪夫人原本是想携着丫头来到桃花谷的下端,看看门中的弟子的,可是,门下弟子多位修仙求道之人,而自己对于这个不甚感兴趣,倒也作罢,不如和丫头一块游览一下这大好山川。

桃花谷虽然对于香雪夫人来说,再熟悉不过了,不过,今天,自己似乎有点陌生。

“丫头,你什么时候来这桃花谷的?”香雪夫人看着眼前开得正艳的桃花,不经意地问道。

“不记得了。”丫头抓了抓脑袋,似乎也记不得自己究竟何时来此山谷。

“哦,有些日子了吧?”香雪夫人看了看桃花,不由地有点暗自伤神。

“怎么呢,师娘?”

“没…没什么….”香雪夫人似乎也记不得了,眼前的丫头究竟是何时何地以何种原因来此山谷,或许,自己也忘了,自己究竟是何时何地又因何种原因来此山谷,“人生如梦呀?”


14.蚀骨销魂暗承欢-【014】桃花朵朵
14

“师娘是在感叹时光么?”

“不知道。”香雪夫人木然地摇了摇头,自己都搞不清,自己如今是实实在在地生活在现实中还是生活在梦中。

“其实….”丫头欲言又止。

“其实什么?”香雪夫人淡淡地笑了笑,面如桃花,煞是好看。

“其实….”其实你是想师傅了呗~!”

“小样,你知道个啥~!”

“我就是知道嘛~!”丫头撅了撅,心里甚是不服。

“哦?”香雪夫人一脸疑惑。

“不是么?”丫头反诘道,“我小么?我过了今年,就及笄了,哼~!”

“哦?豆蔻年华花枝俏,是么?”师娘用轻佻的眼神看了看丫头,伸出了她的纤芸细手,在丫头那微微隆/起的胸/脯上轻轻一划,“呵呵,还小嘛~!”

“师娘,你好坏呀~!”丫头一脸绯红。

“呵呵,红什么脸呢?这里又没别人。”香雪夫人诡秘地笑了笑。

香雪夫人所言非虚。

桃花谷原本就是一个十来里长的悠长山谷,东方一木所收的那些所谓的桃花谷的弟子,大多在在山腰处,而桃花谷谷主所居载青鸾峰下,也就是桃花谷的深处,期间的路虽然不过三五里,但是,期间有十里桃花相隔。

十里桃花原本不足为奇,但是,在这桃花谷,自然显得鬼怪神秘,因为,它是桃花谷谷主潜心研修多年所得的九宫八卦奇门遁甲的布局,如果不是深谙此道,贸然闯入,后果也不堪设想。

期间当初开山立派创设了这十里桃花九宫八卦奇门遁甲桃花阵之后,也有一些心存好奇的地址,不顾东方一木的提醒,贸然闯入,大多也都有去无回,自此以后,很少有人敢越雷池一步。

正是因为如此,桃花谷谷主所居之地,由于有了十里桃花九宫八卦奇门遁甲桃花阵,香雪夫人也包括丫头在内,除了跟随东方一木外,也再无他法进出桃花谷。

面对这诡秘的桃花阵,香雪夫人虽然身处在青山绿草桃花中,可是,依旧只是林中之鸟。

每年桃花开的时候,东方一木骑着一匹快马,提着一坛好酒,从东面而来远赴西域白驼山,而陪伴自己的只有那“醉生梦死”酒,一种桃花为作,百味肝肠的酒。

今年的东方一木也不知道是那根神经犯了,又想着要去白驼山。

其实,去不去白驼山,这对于香雪夫人来说,早就无所谓了。

自打结识东方一木,自打委身于东方一木,香雪夫人也从未感觉到作为一一个女人应有的快乐。

对于这一点,东方一木也深有感触,深感内疚。

为此,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东方一木也就不远千里,前往西域,求取各种奇珍药材,也包括那传说中的“白金骆”。

或许,也正是因为如此,东方一木才设置了这个自认为天衣无缝的十里桃花九宫八卦奇门遁甲桃花阵,这除了自身的安全,也包括自己香雪夫人的安全,毕竟,此去西域,蓬山万里,春恨秋悲人之常情,夜长梦多也要防微杜渐。


15.蚀骨销魂暗承欢-【妖妖的话+正文】
文文目前暂停更新,大量更新的时候在预计2013年3月份,亲亲们大大们如果喜欢就多多收藏。

正文:

15

东方一木的离去,虽然对于香雪夫人来说,已经习惯了。

只是香雪夫人不习惯的是,最近几年东方一木由于忙和着这桃花谷的事,多年不去西域白驼山了,可是如今又突然要去,这反倒让她不再习惯。

习惯成自然。

东方一木的第一次远赴白驼山的离去,在长久的日子里,香雪夫人学会了喝酒。

酒能解千愁。

不过,这只是暂时的。

酒醒之后,寂寞依旧是寂寞,相思无望,唯有千觞。

桃花下酒,原本只是寂寞无奈时候的一个突如起来的想法。

只是香雪夫人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不经意间调制的“醉生梦死”酒,居然能让人忘了爱恨离别,忘了相思愁殇,这,的确是自己没想到的。

但是,更让自己没想到的是,这“醉生梦死”酒,究竟谁解其中味。

就在多年前的一天,有一个人来找东方一木,而东方一木的确去了西域白驼山。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西夏恩仇 下一篇:强者‘杀神’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